<menu id="owi00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owi00"><strong id="owi00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menu id="owi00"></menu>
    <nav id="owi00"><strong id="owi00"></strong></nav>

    藝術海洋中的一座燈塔——讀“孫其峰講書畫叢書”

    “孫其峰講書畫叢書”(共5冊),孫其峰著,天津古籍出版社2020年5月第一版,345.00元

      “我一輩子教書,一輩子寫字作畫,現在老了,想干的事還很多,能干的卻不多了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靠大家的努力,收集整理出這套書畫講義,讓我晚年再為中國書畫的教學,給書畫愛好者做點貢獻,是我多年的心愿。我說過,我想建一座塔,我作為塔基上的一塊磚頭,讓學生們永遠站在塔尖上。”這段話是“孫其峰講書畫叢書”的卷首語,也是百歲老人孫其峰先生多年從事書畫藝術教學的心聲。

      孫其峰先生,天津當代美術教育的重要奠基人。早年畢業于國立北平藝專,天津美術學院終身教授,曾獲中國書畫界的三個最高獎項——“中國美術獎·終身成就獎”“造型藝術獎”“中國書法蘭亭獎”。孫先生出版的各種著作不下百余種,多以書畫作品為主,零星可見畫史、畫論的內容。如果把孫其峰先生的書畫藝術看作是一棵大樹,那么這百余種的圖書,讀者看到的只是大樹的干或者枝葉,難以呈現先生藝術成就的全貌。天津古籍出版社日前出版“孫其峰講書畫叢書”,以圖文并茂的形式向讀者完整地展現了這棵參天“大樹”,和土壤中滋養這棵大樹的發達的“根系”,并真切感受從生活深處汲取營養并綻放出藝術之花的美妙過程。

      這套叢書包括《畫理篇》《課徒稿》《山水篇》《速寫默寫小構圖》《書法篆刻篇》五個部分,整理者為孫先生的家人和學生,內容包括孫先生的筆記、油印講義、手稿和書畫作品,既有速寫、默寫、小構圖這樣的基礎知識,也有書畫理論,還有匯集各類花果、翎毛、草蟲具體畫法的課徒稿,融教與學、技法與理論、臨摹與創作于一體。

      《畫理篇》主要包括畫史、臨摹寫生、用筆用墨、創作、造型、構圖、設色、特技及花鳥的具體表現方法。孫先生在教學中一直強調學畫法的同時還要懂畫理,不僅要“知其然”,還要“知其所以然”,才能融會貫通、舉一反三。孫先生的“治藝十六字訣”——“不求形似,不離形似,貌離神合,似非而是”,已成為當代寫意畫的經典格言。

      在《山水篇》中,孫先生講解了樹木、山石、云水、點景的畫法及構圖原則和理論,結合范圖以勾勒、點厾、破墨、積墨、潑墨來表現不同的樹干、樹枝、樹葉,還以多幅范圖詮釋各種皴法,如披麻皴、折帶皴、荷葉皴、雨點皴、斧劈皴、拖泥帶水皴、馬牙皴、亂柴皴、云頭皴等。

      《速寫默寫小構圖》精選了孫先生的花鳥翎毛的寫生手稿、默寫手稿(38種花果、34種翎毛草蟲)和小構圖(14種花果、25種翎毛草蟲)。構圖中的主從布局、虛實處理、縱橫穿插、取舍選擇、聚散搭配,開合、疏密、松緊等關系的處理,完美結合了“師造化”與“發心源”。速寫、默寫是創作的源泉,與畫家的一生相伴。畫速寫可以加深對生活的再認識,畫默寫可以重構藝術的形象。孫先生含英咀華,把畢生經驗和心得形諸文字,留惠后學。

      《課徒稿》分為三個部分,即花果、翎、毛和草蟲,匯集了花卉、蔬果、翎毛、草蟲五十余種的圖稿。為方便教學,孫先生特地做了每幅畫從起筆到完成的序列圖,并從畫理、構圖、技巧等方面進行了講解。孫先生在教學中,“魚”“漁”兼授,不僅講授技法更注重創新意識的啟發,總是讓學生把有典型意義的禽鳥花卉研究透,再擴展開來,舉一反三。

      孫先生研習隸書多年,汲取了漢簡的靈動,創出了獨具一格的“孫家樣”。《書法篆刻篇》從隸書的形成及發展和美學價值入手,對隸書的書跡進行了系統介紹,從戰國的木牘、西漢的五鳳刻石到清末的趙之謙的隸書,近兩千四百年的跨度,涉及石刻、碑刻、木牘、竹簡、帛書等。孫先生以范圖從筆法、結體、章法入手講解隸書的寫法,并結合選貼、臨帖、讀帖來談創作,指導學生如何形成自己的風格。自古以來,書畫與印不分家。孫先生常把印章拿來當“畫”讀,又常在畫中借用“印”的章法。孫先生就大篆、小篆、漢隸、魏碑入印的問題,闡述了自己的看法。還分享了自己讀印、賞印、治印的體會,并從落墨的筆順、章法、構圖、刀法、工具及印邊、拓款、邊款的處理,談了自己的領悟和見解。

      在教學中,孫先生一直教導學生以“笨干”加“巧干”來解決學畫過程中最難攻克的造型的問題:“笨干”是指坐冷板凳,下笨功夫,將問題研究透徹,別人“挖一尺”,自己要“挖三尺”,積累素材,不怕枯燥;“巧干”就是在“笨干”的基礎上,深入思考,透過表象抓本質,抓典型、抓關鍵。只有“笨干”,沒用“巧干”,只會在原地踏步;沒用“笨干”的積累,“巧干”就是“空中樓閣”。這也就是孫先生說的,干一陣子就總結一陣子,把學到的東西系統化、鞏固化,才能夠舉一反三。以花卉為例,按花型分為團狀、筒狀、球狀,按畫法分為梅花型、牡丹型、荷花型、萱草型;以禽鳥為例,按形體分為山鵲型、鷹型、鴨型、雞型、鶴型等。這些都是孫先生“笨干”加“巧干”的收獲。

      在書畫藝術的道路上,孫先生能夠碩果累累,除了“笨干加巧干”,更是得益于他的“九字真言”——“師造化”“師古人”“發心源”,這是孫先生藝術生命的源泉和靈魂,也是“大樹”的根基所系。“師造化”是第一手的東西,“師古人”是第二手的東西,也是來自古人的“師造化”。“師造化”不是克隆大自然,而是要經過“發心源”的創造性轉化去體現大自然的生機和神韻。筆墨、構圖、設色,不只是從“師造化”來的,也是從“師古人”來的。然而,僅有“師造化”“師古人”,作為一個藝術家來說,是形不成自己的風格的。唯有經過“發心源”,讓自己的“心源”活起來,才能將自己對天地萬物的感知化諸筆端,萬物在筆下才是活的,藝術家的創造性才能被激發出來。

      孫先生說“想建一座塔”,“讓學生們永遠站在塔尖上”。我卻感覺,孫先生建筑的更像是藝術海洋中的一座燈塔,為航行者帶來希望,指引著前進的方向!

      

    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国产AV天堂亚洲国产AV在线